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所在位置

靈丘“4﹒15火災案”六大謎團:政府行為令人費解
2018-06-13 14:46:20 來源:網絡轉發作者: 瀏覽:22817 評論:0
  近日,山西省靈丘縣“4﹒15火災事故”火透了輿論場,短短兩個月內,中國之聲、澎湃新聞、鳳凰新聞、網易、騰訊、搜狐、頭條、新浪、民生焦點、現代法制報道網等幾十家媒體,已經連續報道了四次。一件本不復雜的火災事故,在幾十家媒體的熱切關注下,在縣長羅永山同志親自指示下,由消防隊、林業局、公安局、供電公司、鎮政府等多個部門聯合成立的調查小組,整整忙乎了兩個月,仍未得到解決。這種如果讓習總書記看到,肯定十分生氣的現象,在靈丘縣是空前未有的,在全國恐怕也是罕見的。至于吃瓜群眾,更是看不清,看不透,迷霧重重,憂心重重。
 其實,靈丘縣“4﹒15火災事故”本身簡簡單單,明明了了,并沒有什么謎團存在,重重謎團卻在整個處理過程之中。
從有關新聞中得知:靈丘縣武靈鎮莊頭村民劉增寶在該縣齊女士10余畝油松苗木旁,私開石料加工廠一處,并在未告知齊女士的情況下,私自在其苗木地里架設變壓器兩臺。2018年4月15日,變壓器突然失火,將近1萬株3米多高的苗木燒毀。
劉增寶曾系武靈鎮莊頭村黨支部書記,在位期間,無視法律,從事非法生產炸藥生意。因其私炒炸藥發生爆炸,將縣城北環路邊的一處3層樓房瞬間夷為平地,整個縣城,振動強烈,全城人驚恐萬狀,誤以為發生了地震。這是靈丘史上從未有過的一次惡性事件。劉增寶因此被免去村黨支部書記并被判刑,但因假裝炸壞了一只眼睛而騙得了保外就醫。近幾年,靈丘縣雖然屬京津冀環保督查范圍,但其仍然敢非法經營石料加工廠,并敢在不告知苗木地主人的情況下,非法架設變壓器。更為奇特的是“4﹒15火災事故”發生兩個月以來,在全國幾十家新聞媒體的連續四次關注下,在縣長羅永山同志的親自過問下,在縣里十幾個部門的共同參與下,此事故的處理竟然還沒有正式進入法律的軌道,縣政府就連哪怕是對劉增寶輕描淡寫的行政性批評也沒有作出。
劉增寶何須人也?村霸乎?黑社會乎?不得而知,這個須得政府公安部門調查得出結論方可得知。筆者在此,就此事件指出以下謎團。
第一謎團:公安部門為何不敢立案接手此案
齊女士在得知自己的苗木發生火災后,曾向武靈鎮派出所報案,接待她的工作人員說,此事應由消防隊管,不屬于武靈鎮派出所管理。這是她第一次被踢皮球。
齊女士打110報案,公安消防部門并未立即出警。她親自到靈丘縣消防大隊報案,工作人員告訴他這個案件不屬于消防大隊管理,讓他去林業局去處理此事。這是她第二次被踢皮球。
齊女士去了林業局派出所,工作人員說,你的林地屬于非林地苗木,應由當地派出所管理。她第三次被踢皮球。
齊女士第二次到武靈鎮派出所報案,一工作人員說:50萬元以上的案件,我們管不了,你們得到刑警隊報案。這是她被第四次踢皮球。
齊女士來到刑警大隊報案,接待她的工作人員看她手里拿著手機,問:“你是不是錄音哩?”立即從她手里奪走手機。然后說:“未接到110指令,不予立案。”這是她第五次被踢皮球。
直到現在,靈丘縣的公安部門還沒有一個單位立案偵察此案,令人費解的是,這么一個小小的案件,公安部門為何不敢立案接手此案?懶政乎?還是另有隱情乎?
第二個謎團,靈丘縣消防大隊為何自今未敢作出《火災事故認定書》?
《中華人民共和國消防法》第五十一條規定“公安機關消防機構根據火災現場勘驗、調查情況和有關的檢驗、鑒定意見,及時制作火災事故認定書。”根據公安部《火災事故調查規定》第三十二條“公安機關消防機構應當制作火災事故認定書,自作出之日起七日內送達當事人,并告知當事人申請復核權利。”
齊女士曾向靈丘縣消防大隊薛志國大隊長提出制定《火災事故認定書》,薛志國以制定《火災事故認定書》要負法律責任為理由,拒絕了她的請求。兩個月過去了,靈丘縣消防大隊仍沒有依法作出《火災事故認定書》。沒有確定這次火災的性質,即到底是一件刑事案件,還是一件民事案件?
薛志國大隊長的態度令人費解,他到底是怕負法律責任?還是另有隱情? 不過,可以肯定,消防大隊在火災定性方面的不作為,使得此事件一開始就偏離正確的法制軌道。
第三個謎團,羅縣長為何突然指示消防隊不再處理此事,而改由讓王懷忠副縣長處理此事?
 齊女士在向縣公安部門多個單位報案未果的情況下,曾向靈丘縣委、縣政府、縣人大、縣政協反映問題,這些單位只是作了登記,并未作出任何答復。此后,她又向大同市市長熱線、山西省林業廳、山西森林局打電話反映此事。此事到底該由哪個部門立案解決,仍沒有明確答案。無奈之下,她向新聞媒體反映了此事。
在幾十家新聞媒體以《靈丘一老板非法安裝變壓器,引發火災燒毀苗木——受害者投石無門,十部門回應此事我們不管》為題,報道了此事。第二天,靈丘消防大隊通知她到消防隊去。大隊長薛志國對她說:“你們這個事,我們不是不管,我們要管,我剛剛從羅縣長那兒回來,這不,羅縣長已對樹苗失火一事,作出批示,讓消防、林業、公安進行處理。”讓我不要再亂打電話,也不要炒作,耐心等待處理結果。
數天后,在林業局工作人員主持下,雙方當事人共同清點燒毀苗木數量。清點完以后,林業局工作人員趙學敏,拿出一張沒有填寫任何內容的空白表,讓齊女士簽字,引起齊女士警覺,沒有簽字。次日,林業局通知齊女士,到林業局在勘驗檢查筆錄上簽字,齊女士看到勘驗檢查筆錄內容僅限于苗木數量一項內容,所以簽了字。
此后,齊女士天真地以為,此事會依照由消防部門作出《火災事故認定書》然后根據火災性質進入下一個法律程序,依法進行處理。令齊女士沒有想到的是,5月10日,靈丘消防大隊再一次通知她到消防隊去,隊長薛志國告訴她:我已把前期工作情況向羅縣長作了匯報,羅縣長指示,此事由王懷忠副縣長全權負責,消防隊工作已告一段落,以后此事不要再找消防了。讓她找王懷忠副縣長處理此事。
羅縣長為何突然指示消防隊不再處理此事,而改由讓王懷忠副縣長處理此事?此種改變,依據何種法律的何條何款規定做出?是否另有隱情?
第四個謎團:王懷忠副縣長作為可能影響公正審查審理“4﹒15火災事故”敏感人物,為何不主動回避?王懷忠從始至終為何不把這件事納入正常的法律軌道?
中國共產黨紀律檢查機關監督執紀工作規則(試行)》第四十七條規定“嚴格執行回避制度。審查審理人員是被審查人或者檢舉人近親屬、主要證人、利害關系人,或者存在其他可能影響公正審查審理情形的,不得參與相關審查審理工作,應當主動申請回避,被審查人、檢舉人及其他有關人員也有權要求其回避。選用借調人員、看護人員、審查場所,應當嚴格執行回避制度。”
王懷忠副縣長在靈丘縣紀檢委與劉增寶的弟弟劉向陽曾工作10多年之久,并曾同為靈丘縣紀檢委副書記,他們與劉增寶關系特殊,在此一事件中,本應該主動申請回避。可王副縣長并沒有主動申請回避。不僅如此,他一沒有讓消防部門依法作出《火災事故認定書》,二沒有安排其他執法部門處理此事。而是讓羅永山縣長原先指示處理此事的公安、消防、林業部門放下此事,一腳把皮球踢給了武靈鎮政府。至此,此事的處理,更加嚴重地偏離了正常的法律軌道。
第五個謎團:武靈鎮政府為何不打開法律大門解決此事,而讓一個毫無法律資質的普通的工作人員調解此事?
齊女士說,對于此事件,她一直在尋求法律途徑解決,反對進入任何非法律途徑解決此事:一開始到公安部門報案,人家不給她立案。去縣委、去政府、去人大,去政協反映問題,向省市有關部門打電話,圖得也是尋找法律途徑解決此事。羅縣長出面了,本以為法律的太陽升起來了,不曾想事情中途拐了彎,半路跳出來個程咬金——王懷忠副縣長。王縣長與劉增寶的弟弟關系特殊,本應主動申請回避,而王副縣長卻讓原先插手處理此事的公安、消防、林業等部門一邊去,一腳把皮球踢給了武靈鎮政府。武靈鎮政府本應打開法律的大門,依法公正處理此事,如讓武靈鎮派出所立案調查等。而武靈鎮政府的法制大門仍然緊鎖著,指定一名叫楊忠明的普通工作人員調解此事。楊忠明給齊女士打來電話,告訴她說,王懷忠副縣長剛給我們開了協調會,讓武靈鎮負責處理此事,武靈鎮決定由他具體負責此事。讓他將雙方叫在一起進行調解,齊女士告訴他,按照法律程序,還未走到調解這一項,而且他本人也沒有法律資格處理此事。因此不參加由他主持的調解。
   楊忠明可能是一個很會來事的工作人員,雖然齊女士明確表示不參加由他主持的調解,但他還是給齊女士的手機上發了一個這樣的信息:“齊女士,我是武靈鎮楊忠明。關于你與莊頭劉向旭火災賠償糾紛調解一事,我已于昨天上午約見了劉向旭,并告知了你對賠償標準的述求。但劉向旭認為你提出的標準太高,他不同意,本次調解無法達成協議。”
對此,齊女士說:我認為楊忠明無調解資格,堅決拒絕調解,從來沒有讓他向劉增寶轉告所謂“我的賠償述求”她怕楊忠明設套,所以沒再理他。
第六個謎團:政府和劉增寶在回答中國之聲記者采訪時,有沒有說假話?
齊女士在投訴無門的情況下,向“中國之聲”進行了反映。“中國之聲”對此事進行采訪后,發表了《山西企業非法安裝變壓器引發火災,燒毀他人苗木,這事歸誰管》的報道。報道稱:
1、 縣政府向 “中國之聲”發文稱,4月23日至27日,調查組根據現場勘驗結果相繼出具了火災勘驗說明和檢查筆錄,雙方當事人對勘驗說明都表示認可。
齊女士稱:我從來沒有對靈丘消防隊給我的“‘4.15’莊頭村苗圃火災勘驗說明”表示認可。他們給我的勘驗說明既沒有認定肇事人,也沒有認定責任單位、責任人,更沒有責任追究。是屬于刑事案件還是民事案件?火災的性質是什么?都沒有認定,我怎么能認可呢?
2、 縣政府回應說,雙方當事人對勘驗說明都表示認可,但在賠償金額的問題上沒有達成一致。
齊女士稱:我一直認為,解決火災事故的關鍵是有關部門出具《火災事故認定書》,這是前提。因為縣里一直拒絕出具《火災事故認定書》,所以賠償便無從談起。因此,我從未參加過任何政府部門的調解,也沒參加過任何個人主持的調解,至于政府為什么這樣回答媒體令人費解!我希望靈丘縣政府拿出他們所謂我對4.15火災事故賠償進行調解的證據來,為此,我對政府的公信力表示懷疑。
3、 劉增寶在回復“中國之聲”記者采訪時說“挪變壓器不是我為了辦廠子或者搞別的。現在哪個變壓器,是我們幾家的民用電和機井用電。我挪變壓器,是因為縣里面修路,把變壓器的地方給占了,讓挪變壓器,挪到了我和他的地畔上,我也沒有想到會引起火災。”
齊女士稱:劉增寶在我的苗地隔壁進行石料加工至少有十來年了。變壓器附近根本沒有居民,也沒有什么機井。他這樣說的目的是為了掩蓋其違法辦石料加工廠和非法安裝變壓器的事實,企圖逃避法律的處罰。記者可以過來調查,也可以詢問附近百姓。
政府和劉增寶在回答中國之聲記者采訪時,到底有沒有說假話?這是此事件的又一大謎團。
人們可能不會想到,發生在山西省靈丘縣這個普普通通的“4.15火災事故”并不是什么重大特大事故,可是在靈丘縣這個山高皇帝遠的地方,卻鬧得紛紛揚揚,迷霧重重,撲朔迷離。
齊女士稱:對此事件的處理,她沒有別的,只有三個希望。
一、希望依法對4﹒15火災案件,做出《火災事故認定書》這是我作為一個中國公民的最基本要求,希望得到尊重。
   二、我不與劉增寶作任何形式的調解,希望一切依照法律辦事。
   三、因王懷忠副縣長與劉增保的弟弟劉向陽關系特殊,他們同在靈丘紀委工作多年,且同是靈丘紀委副書記,希望王懷忠副縣長回避。
據稱,山西省經過一段塌方式腐敗之后,已變得清風正氣。齊女士這點兒希望也并不過分,相信她的愿望能夠實現。
文章上傳:城市焦點
文章糾錯:(9:00--17:30)糾錯交流 
轉載請注明來源:新聞首發網>> 靈丘“4﹒15火災案”六大謎團:政府行為令人費解
本站聲明:
  本網未注明【新聞首發網訊】的作品,非本站原創,系由網友自助上傳或轉載、采編于其它媒體,不代表本站的觀點和和看法,一切責任由發布者承擔,與本站無關!轉載本網作品應在法律準許范圍內使用,并注明“來源:公平正義網”。違反本網規定的,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瀏覽發現文章有虛假、侵權、需糾錯的請在工作時間內點擊“文章糾錯”旁的在線客服溝通糾錯,其余時間沒有客服在線,糾錯請發郵件給客服,謝謝支持和理解!
本文標題:靈丘“4﹒15火災案”六大謎團:政府行為令人費解
】【 打印 繁體】【投稿】 【 收藏】 【 推薦】【 舉報】【 評論】 【 關閉】 【 返回頂部
上一篇部門相互推諉 攪拌站違法建設不停.. 下一篇陜西榆林榆陽區:麻黃梁煤礦嚴重..

評論

帳  號: 密碼: (新用戶注冊)
表  情:
內  容:

相關欄目

最新文章

圖片主題

熱門文章

推薦文章

相關文章

廣告位

双色球开奖历史记录